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 上海英伦 >

取消“份子钱”上海出租车行业改革实至名归

发布日期:2018-12-23 09:12来源:未知

  近日,滴滴快的正联合上海市有关部门和传统出租车公司,以组织“出租汽车驾驶员服务社”的形式,试水以服务费取代“份子钱”或挂靠费的出租车管理模式。“入社驾驶员每月只需要缴纳50元服务费,服务社提供驾驶员销卡、发票管理等日常服务外,还将提供车辆更新、车辆商业保险等便利服务,以及线上代缴税金等服务。”滴滴快的相关负责人说。(《北京青年报》10月19日)

  虽然交通部发布的《出租车改革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并没有明确具体的出租车行业收份子钱的操作方案,但无论从之前几个率先进行了改革的城市,还是从现在上海的具体做法中都不难发现,取消份子钱已经成为一种趋势。这说明,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一场由电子信息技术革命引发的行业大变革,正在逐渐发生。

  上海的做法,领先了顶层设计方案,这尤其值得称赞。份子钱,这一压制甚至是“剥削”了出租车司机几十年的“人头费”,也终于在部分城市迎来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刻。而其实际意义不言而喻:在减少出租车司机负担的基础上,释放更大的市场活力——出租车行业,很有可能在服务水平、服务质量等方面,迎来质的提升。

  更大的意义在于,份子钱是行政垄断的象征。份子钱,看似是出租车司机享受出租车公司服务的一种义务付出,但实际上,它代表了政府有关部门对于出租车行业牌照发放权力的垄断。即缴纳份子钱,是换取市场经营权的基本前提。在强大的行政垄断事实面前,出租车司机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只有任人宰割的命运。因此,取消份子钱可以视作打破出租行业垄断的又一标志。

  出租车行业改革的核心,就在于经营权的释放。在成本问题上,主要表现为份子钱的取消。新形势下,面对技术创新、技术革命带来的革新诉求,只有地方政府敢于打破垄断,敢于“割肉”,才能建立更加符合市场实际的管理规则。更需明确的是,但凡改革,就要进行利益调整,否则所有的改革都将是拧巴、别扭的,甚至是倒退的。

  除了上海之外,武汉、南京、杭州等多个地方城市,都在份子钱的问题上“过河”。更需点赞的,还要说杭州的改革。在此之前,杭州在改革过程中还把今年已经收上来的份子钱退还给了出租车司机,杭州改革模式可谓一改到底。

  李克强总理曾多次强调,改革就是要敢于啃硬骨头。许多地方政府,已经提供了许多可行的经验和做法,也为各地进行出租车行业改革提供了非常有意义的镜鉴。而且,一些地方政府的做法,都是在尊重了市场主体多元化的基础上,尊重了市场规律,还原了政府与市场本应有的纯粹关系。因此,希望能有更多的地方政府能够学习上海、杭州等城市的积极举措,把出租车改革改得更彻底一些。

荣威